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那些年泡过的成都酒吧

caoycao2019-06-06 04:28:12


2016年3月2日PM22:38,看着马丘群里要视频的、约酒的、把妹的各种闹得欢,留了句:“静静看你们闹得欢,默默流泪写作业”。强忍泪水打开电脑,喝几罐啤酒,狠命给菲菲码稿子——马丘比丘12年庆约稿。唉呀妈呀,一转眼,马丘居然已经开了12年了,12年啊,12生肖,一个轮回,这特么多不容易、又特么多么了不起,在酒吧界算得上一个奇迹了!我们这种老炮儿是该说点儿什么,感慨一下。更何况,答应人的事总要做到,答谢的酒也喝了,再不要脸,也得把这篇写完。


就说说成都酒吧的那个时候吧……


那个时候,外地哥们儿来一般都带到单行道,送送酒吹吹牛,雄孔雀般抖抖羽毛和机灵,兴许就能泡到个妹子,不过,那个时候还不兴给你生猴子(这特么也太危险了)。有次打深圳来了四五个采纳的兄弟,折腾一晚上,就一个货得手了,其他几个都特么拿不出手——老子给你们把酒买了,亚博体育手机app下载信息也打上大屏幕了,隔壁桌一打酒也送过去了,最后连三个花姑娘都给你们请过来坐了(有杨子的风范吧),居然一个没搞定……就差帮丫们掰腿了:)


那个时候,东门大桥上的麻糖,风姿绰约的老板娘还在,云南妹子小麦肤色很健康,说话做事都很洒脱率真,每回去都坐吧台聊聊,现在连叫什么都忘了。那时候,他家左隔壁Bee queen还没开,右隔壁那个书吧上次去还在,去年隔壁的隔壁又开了个公鸡酒吧,老板娘大大的好,可惜不喜欢男人,她家那口子又是朋友,唉,算了……前天在阿拉山口喝酒,听美国姑娘裴珂茜说麻糖上月关门了,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


那个时候,府河边万里号对面的家吧刚开不久,李力还不叫李老头儿,演出结束喝到high处,全成都最牛逼的Reggae乐队给我们伴奏卡拉OK,唱着唱着就群魔乱舞了——一帮重度神经病在酒吧里舞狮!云南扎染的大花桌布掀起来蒙在头上,我牵着俩角在前面扮狮头,黄韬牵着俩角在后面演狮尾,另一只是杨子和余炳,南狮北狮满酒吧追着跑。多少个风露立中宵的夜晚,一帮醉鬼喝多了站一排往河里撒尿;在桥头,杨子和余炳还扒过一个男扮女装的性工作者的裤子要看看究竟……记得有一年家吧周年庆,好耍的李老头在吧台摆了个巨大的盆子,里面倒进去几十瓶红酒,所有客人免费敞开喝……那天晚上醉后记忆是我在卧室浅色的地板上吐出一片红海……


那个时候,玉林那个不起眼的小广场,弥渡连老店都还没开起,大象、阿拉山口、潜水艇都还不存在,广场两边门面房都是些烟酒食杂服装小店、还有几家茶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小广场吸取天地灵气日精月华偷偷摸摸修炼多年,终于爆发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举为成都酒吧界贡献了四家牛逼的酒吧。


那个时候,小酒馆老店已经如火如荼,经常去了都没地方下脚,我们爱热闹但不爱那种密度的热闹,慢慢就去的少了。二手玫瑰来了那次,小酒馆那么小的地方竟然挤了200多头,哥在下面嗨了俩小时,心里像住着几十台缝纫机、哒哒哒哒不停地得瑟了一晚上。


那个时候,玉林人南一带三叶草之类的老外太多,来的妹子很有一些醉翁之意不在酒,多年后看到绿茶婊这个词,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她们的面容,是的,丫就是绿茶婊最形象的解释。好吧,你火眼金睛,看出来了,我是因为初二水平的英文泡不到洋妞和国产妞儿所以不爱去那些地方。


那个时候,九眼桥那些迪吧太特么闹腾,溜冰的、K药的、喝多的、闹事的,站10分钟耳朵和大脑都要宕机。自打出了震惊全国的强奸路人男事件后,我们哥儿几个都去九眼桥那片草坪上躺过,连着好几个晚上,妈的,星星月亮都走了,女流氓怎么还不来呀……

那个时候,麻糖、家吧、马丘,是我05年来成都后最常去的几个地方。对了,中间还有几年住宽巷子附近,去的最多的是宽巷子改造前的格瓦拉和二号营地。在格瓦拉里认识了来成都后的第一批朋友,最近我微信圈转发凌遥写的《逆子》,就是记录那段日子,里头有个角色原型就是我。那阵儿没结婚,没女朋友,每周至少三四天泡在宽巷子,喝酒、弹琴、唱歌、冬天煮啤酒、烤土豆、劈柴烤火(扒旧房有很多拆下来的门窗木料)。宽巷子改造时挖了有一年的沟,那么多次喝酒,奇迹般地一次都没有跌到长几百米、深几米纵贯宽巷子的沟里去。那阵子,在格瓦拉还认识了几个重庆妹子,很能喝很能玩的那种,最重要是都贼漂亮。可惜,哥们儿当年太晚熟,眼瞅着人家一个一个都嫁了。罗罗阿竹,你们要是能看到这篇文章,就知道多年前还有人惦记你们仨呢:)



再往后,宽巷子3号也成了我们的一个重要据点。宽巷子地震那年开街的,3号刚开张,需要人气,一帮文艺、广告、设计大咖,见天儿的在3号池塘边的回廊上喝酒,老板们(也是5个同类)给来吃私房菜客人们介绍外面坐的都是谁谁谁,多么多么牛逼……里头吃饭的人觉得倍儿有面子,一帮苦逼艺术家,都没资格进包间,SBB走廊上露天坐着喝着15块钱一瓶的大青岛……这特么就是三赢啊~3号的装修是真精致,家具用的是余炳的梵木精品,金丝楠木的椅子扶手又细又凉又滑,像少女的肌肤,照壁里的大鼓,回廊悬的画卷,房间里的铺陈,厕所里的细节,哥儿几个还是下了功夫的。每逢阴雨天气,雨水抚过瓦上青苔绿植,点点滴滴坠入池塘,打碎了荷叶的春梦,惊醒了锦鲤的乡愁,勾起了水中那段千年乌木的初恋记忆。清风月下,我们在回廊里高谈阔论、放浪形骸,成为3号一道风景。那年秋林生日的民国主题化装PRTTY,30多人各色装扮,警察、老板、学生妹,共军、伪军、阔太太,保安、八路、女特务……宽巷子的游客们以为剧组拍电影,围在3号门口打望,里头关起门来,假戏真做,尽兴尽欢,风头一时无俩,把3号推向宽窄巷子装逼的新高度。那个时候,我喝醉后常态是:3号的保安送到锦都,那边保安架到楼上。每个深夜,两大机构的四大保安在锦都售楼部门口完成交接仪式,寡人虽已神志不清,但锦都的路记得,锦都的树记得,锦都的花花草草记得,锦都的保安们都记得。


那个时候还没禁酒驾,B&D的小宝(成都市徽太阳神鸟设计者)无数次醉后飙车甩尾漂移,见者无不惊呼他上辈子积的德真是罄竹难书;我在南河边树上抱着树不下来,对顺着车找过来的俩巡警说:我是一颗桃子,还没有成熟;杨子把军用电脑从麻糖二楼扔下去,然后一堆人轮番上去连蹦带踩;半夜两三点,呼啸着几辆车杀到人民公园门口,吃六块一碗的老妈蹄花(手一滑写成兔头了,给广告费不?);成都七疯在老马丘华山论剑,我、杨子、秋林、蒋瑾、余炳、黄韬、甘凌一时横扫成都酒吧界,不管对方多少人,七疯从来没有同时被人全部放倒过——巴蜀盛产美酒,酒鬼多如狗、酒仙遍地走,说起来这也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了:)鼎盛时期,七疯都扩编到十四姨了,小宝、周菲、瑾琳、淑敏……还有郭林、温胖子、昝杰等一堆外挂。

那个时候,马丘几乎每个周末都有演出,岳浩昆、赵牧阳、树子、张佺、搞乐队、疆乐队、变色蝴蝶、吴卓玲、浩子、李建傧、白水、小茶……老板周菲人称成都着名被打击乐手,搞乐队成员之一,凭借天然的乐手优势,请来一拨又一拨音乐圈的朋友,不同风格、不同调性的音乐在马丘碰撞,极大地提升了酒客的逼格,连厕所里的演出海报都是刷朋友圈的装逼利器。几乎每场演出后都是集体狂欢,甚至转战第二场——马丘、麻糖、家吧、弥渡、潜水艇、阿拉山口……老板们领头带客人串吧,经常在这个酒吧看见其他酒吧的老板。上周马丘居然搞了一场古典音乐专场,古琴、古筝、大中小阮、尺八、古典吉他、中国人、外国人……民乐界的大咖大腕儿云集,听惯了地下和民谣的客人们也耳目一新,那天的现场视频刷爆了朋友圈,让去不成的我分外痛苦,尤其后来听说弹古琴的妹子们都很能喝很能喝很能喝。


那个时候,周菲说,一家酒吧常客就是200人,做好这200人,酒吧就不会垮。想起当年第一次到马丘还是王敏带的,跟周菲喝了一堆酒、弄坏了他一个手机、把他丢翻后进吧台偷了一瓶红酒……一转眼,来成都10年多了,通过酒吧至少认识了上百人,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傻逼奇葩经常有,算是见识了成都酒吧界的各色人等。也交了不少朋友,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有几站,是跟一些有趣的家伙一起坐过来的。今天,这些人或忙事业、或顾家庭、或远离酒吧、或已在他乡,每每想起,往事一桩桩浮上心头,总有一缕思念和温暖驻留。


那个时候,真是野花烂漫的季节,每一朵花都迎风绽放,每一颗星都闪耀光彩,每一个人都活得恣意汪洋,没有太多的生活所迫,没有太多的蝇营狗苟,没有太多的低眉顺眼,没有太多的折腰事权贵。没有太多的五斗米,没有太多的孺子牛,只有一股豪情: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那些年泡吧是热烈的、喧闹的,人越喝越多、酒越喝越晚,喝完还要去蹄花串串火锅豌杂……现在就是来坐坐,喝两杯酒,三两个老人,话也不多,听听音乐一晚上也就过去了。前两天看王师和杨子在马丘的“百岁老人”合影,还没来得及感慨;后来有场演出后,菲菲、王师、杨子、我又拍了张“两百岁老人”。一转眼,花儿就谢了;一转眼,人就老了;再一转眼,caoycao这个卫生巾广告始祖和码瓶子大叔也成传说了。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回到西安,去父母身边弥补20多年缺失的孝道,那最舍不得的就是成都,在成都最舍不得就是马丘、弥渡这些酒吧,和杨子、周菲这些酒友。西安的同学朋友也亲,是一叫一捆两捆,一晚上喝一地瓶子的那种亲那种酒,或者一桌男女一晚上五六瓶西凤几十瓶啤酒的那种喝那种醉,是儿时记忆、同窗趣事、家长里短、市井生活的(西安就在路上有点儿成都这些酒吧的调调)。成都的酒吧是文艺的、个性的、有节制的喧嚣、低调的热烈,是可以吟诗、诵读、作画、弹奏、歌唱、跳舞,艺术而不做作,自然而不唐突,饮浆流俗却又风雅入骨。常有惊艳人物,靠一支舞蹈、一副嗓子、一把吉他、一篇文章、一副画作、一首好诗、一个观点、一个创意艳惊四座,亮瞎全场的钛合金眼睛。最重要,成都这样的酒吧是扎堆儿的,一出就是五六七八个;成都这样的酒客也是打批发的,像荷花池卖的扣子,一抓就是一大把。这样的成都酒吧,真是让人舍不得啊~人就是这么贱,从西安到深圳,天天说西安好,看不惯深圳;呆了6年离开了,又觉得深圳好;刚来成都,老念叨深圳,不喜欢成都,呆了10年,他乡又变成了故乡……一样心思,三处乡愁,哪边都想要,像极了一个贪心的女人。


所有知道我的名字的人啊

你们好不好

世界是如此的小

我们注定无处可逃

当我尝尽人情冷暖

当你决定为了你的理想燃烧

生活的压力与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

想要飞呀飞 却飞也飞不高

我寻寻觅觅 寻寻觅觅

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


等你想明白了这些事,就可以回来跟我一起唱那首歌——


马丘马丘马丘马丘蝗虫的大腿

马丘马丘马丘马丘蜻蜓的眼睛

马丘马丘马丘马丘蝴蝶的翅膀

马丘马丘马丘马丘马丘没问题


caoycao

20160303于成都

一转眼,又是一年了,马丘的13周年庆本周五周六举行,过来嗨~


留言功能已开通,我还不知道设置的对不对,朋友,说点什么吧~